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疏影横斜的博客-水云间

心是白云常自在,意如流水任东西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宠辱不惊,笑看庭前花开花落,去留无意,漫望天上云卷云舒。行万里路,也游不尽天下美景,怎么过,也只能过一份日子,拥有一份人生。所以不妨以一种从容恬静之心坐拥幸福,淡看人生诸多的不如意。数着流水般的日子一天天温馨地过,让岁月在心中还拥有一些如歌般的快乐甜美的记忆,这岂不是人生的一种奢侈和幸福?!

网易考拉推荐

广播剧-杨家将之金沙滩(十八人演播)  

2014-12-26 12:37:21|  分类: 思刻老师小说播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杨家将之金沙滩(上)
 


 杨家将之金沙滩(下)

 
 

演员表(按人物出场顺序)

旁白:琴箫剑气  王卉

宋太宗:一丁
杨业:琴箫剑气
呼延赞:一丁
潘仁美:宏军
八贤王:思刻
潘妃:顾雅南
王力:朝阳无限
潘豹:小生
观擂者:绿野
杨七郎:一叶孤舟
老妇人:侒静
杨六郎:天外有天
佘赛花:王卉
杨洪:苏堤
八姐:桢楠
柴郡主:侒静
三娘:清平
殿头官:朝阳无限
智聪禅师:走在路边
萧太后:梅园
天庆王:苏堤
士兵1:琴箫剑气
士兵2:思刻
士兵3:一丁
士兵4:朝阳无限
 

旁白:北宋初年,宋太宗北征,后汉名将杨业归宋,杨业领八千火山军挂帅扫北,掌中一口九环金锋定宋刀,横扫雁门,威震北国。这杨业每临阵前必举红令字旗为号,军中称为“金刀令公杨无敌”。1


旁白:杨业因功授爵火山王,位列开国九王之一。一门妻子官封五侯,赐金水河畔清风无佞府,府门头造一座八宝重檐滴水天波楼,楼上供奉着当年太祖爷的玉带和御批金书铁券,铁券记杨门救驾有功,可免杨门子弟九死之罪;又在府前设石碑玉坊,着令满朝文武百官至此必须下马通过,从此天波杨府名满京城。

旁白:这一日,宋太宗升殿,边关传来急报:辽国的元帅韩昌韩延寿,带领兵马已经大兵压境,请朝廷火速派兵遣将,到前敌抗击辽兵1

宋太宗:什么?辽兵胆敢又来犯境,真是胆大妄为。众位爱卿,哪位讨旨领兵挂帅,杀退敌兵?
宋太宗:众位爱卿,何人领兵挂帅,去抵抗北国?(加重语气)
杨业:(心想)好啊!韩昌,胆敢犯我国土?叫你认识认识我杨无敌的厉害。先别忙,铁鞭王呼延赞气得须发皆颤,好像要讨旨,那就呼延王爷当元帅,我给他当先锋

呼延赞:要讲带兵打仗,我们呼延家和杨、郑、高家几位都是文韬武略,其中杨令公最够帅才。最好老令公挂帅,老高家出人当先锋,我当个押粮运草官就好了。

旁白:几位王爷都存如此想法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全都僵在那里了,谁也没讨旨。这一来,可把宋太宗惹火了。

宋太宗:众家爱卿!常言说,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。太平年间你们拿国家俸禄,受尽皇恩,怎么到了慌乱年头用人之际,却无人出力?(发火)

潘仁美:万岁,老臣愿领兵,去北国平灭韩昌的贼兵。
宋太宗:老太师,您偌打年纪,带兵杀敌,受鞍马之苦,朕心不忍。如若有个三长两短,马高镫低,更对不起老爱卿了。

潘仁美:万岁,臣虽年老,筋骨尚健,哪能看着江山破碎,国家沉沦?臣既食俸禄,当报君恩,愿为国领兵前去退敌,虽死无怨。

宋太宗:老爱卿如此忠心,难得,难得。既如此……
赵德芳:万岁,且慢。老太师,您偌大年纪,到疆场上征杀行吗?如打败仗,损兵折将,岂不误了国家大事?

潘仁美:八王千岁,老臣虽然无才,但知道将在谋不在勇,兵在精不在多。我不能疆场厮杀,但能出谋划策。我那三个犬子,自幼习学武艺,使枪弄棒,拉弓射箭,能征善战,他们都乐意为国立功,报效天子。

赵德芳:太师,你没有挂帅经验,而且。。。。
宋太宗:老太师,既然你乐意挂帅领兵,朕准旨!
潘仁美:是,老臣领旨
宋太宗:老太师,你既挂帅,不知何人当先锋呢?你就在朝中挑选一名先锋官,随营听令。
潘仁美:万岁,老臣三子潘豹,自幼上山学艺,叫他挂印当先锋,定能旗开得胜,马到功成!
宋太宗:呵呵,好,三国舅武艺高强,朕就封潘豹为扫北前部正印先锋官
赵德芳:万岁且慢,臣有本奏。
宋太宗:哦,皇侄有何本奏?
赵德芳:万岁,三国舅一直在学艺,未曾有过出征经验,打仗是真刀真枪,如果上疆场跨马征杀,怕三国

舅不是韩昌的对手。
宋太宗:哦,皇侄有何主见哪?
赵德芳:依本王之见,可叫三国舅在东门外天齐庙立擂台一个月。这一个月内打败京城的好汉,就可封三国舅为先锋;如果有人打败三国舅,就叫那个人为先锋。不知圣意如何?”

宋太宗:这个。。嗯,就按皇侄说的办。潘太师可叫三国舅立擂一个月,如果能打遍天下无敌手,就可挂先锋。

潘仁美:万岁,臣有一事,请万岁做主。
宋太宗:太师请讲
潘仁美:臣领兵挂帅,叫我儿子为先锋是为国尽忠。刚才满朝文武没人讨旨,臣才领旨。我儿子立擂,京都老百姓打擂都可以,各位大人的子弟不能打擂;因为各家公子和我儿比武,这叫内讧,自己人和自己人争,叫辽国知道也耻笑。

宋太宗:老爱卿,朕传旨不许朝内大臣之后去打擂。
潘仁美:多谢万岁


旁白:散朝后,潘仁美回府准备立擂,这时候,潘仁美的女儿,西宫娘娘潘素蓉急匆匆来到

潘仁美:老臣参见娘娘
潘妃:爹爹快快请起。女儿见过爹爹
潘仁美:呵呵,女儿切勿多礼,来,快坐,今天怎么回来了
潘妃:爹呀,您这是老糊涂了么?那辽国虎狼之师,爹爹偌大年纪,焉能请旨挂帅呀
潘仁美:诶,女儿啊,你看爹爹像是糊涂之人么?
潘妃:爹爹,这刀枪无言,朝堂之上,那么多能征惯战的武将,您何必出头,呆在京城享清福多好,这万一有个闪失,可如何是好

潘仁美:哈哈,女儿休慌,你们全都下去吧。

众人:是,老爷

潘仁美:如今我朝重武轻文,为父虽然权倾一时,但是有那些战功赫赫的王爷们在,处处与为父作对,令我倾世难安那。

潘妃:爹爹,那正好让这些人领兵出征,眼不见心不烦,也就没人做对了呀
潘仁美:诶,女儿此言差矣,他们得胜归来,更加飞扬跋扈,不把爹爹放在眼里,爹爹一直想扩大势力,但是没有机会,正好辽兵来犯,为父挂帅,乘此可掌握兵权,到边关就可以跟北国合兵打进东京汴梁,再有我三个儿子相助,杀死赵德芳和那些与我做对的老臣,推倒宋王,和北国平分疆土,我也当几天皇帝。哈哈哈哈

潘妃:爹爹,此乃灭九族的大罪呀。
潘仁美:女儿啊,所谓富贵险中求,我当与辽国萧太后商议好,保证计划周密,到时候你我父女里应外合,啊,哈哈

潘妃:呵呵,也是,富贵莫过帝王家,爹爹可千万小心那,三弟要打擂,当不会有问题吧
潘仁美:女儿放心,我已经请万岁下旨,不让那些王爷的公子上台,别的平头百姓,翻不起大浪


旁白:第二天皇上出旨贴出皇榜:天齐庙立擂比武夺先锋。潘仁美亲自掌擂,又派出九城兵马司黄龙带五百兵丁,弹压擂台及东门一带。1

看客:太狂了,看这对联:拳打江南与塞北闻其名人人丧胆
王力:是啊,下联还脚踢山东与淮西见其面个个寒心,横批我是英雄,啊呸,待我上去会会他观擂者:这么狂妄,还不是仗着他姐姐是西宫娘娘,在这耀武扬威
潘豹:来者何人?

王力:我乃山东开山手王力,今天特来会会你一阵打斗

潘豹:哈哈哈,还有谁敢上来?还有上来的吗


旁白:潘豹心狠手辣,上擂的轻者带伤,重者丧命,当场死非于命的就有四个。看擂的人敢怒不敢言,死者家眷也不敢告官,因为那是国舅爷,一晃29天过去了

潘仁美:儿呀,今天是最后一天。点到为止,水过地皮湿,见好就收,明天先锋印就到手了,你要多加小心。如果今天有人把你打败了,这二十九天的劲就白费了。

潘豹:是,爹

潘豹:没人敢上擂了吗?都吓住了?哈哈哈,京城这么大,没人了怎么的!不打擂你们都在下面呆着干什么呀?赶紧上来几个,让小爷活动活动腿脚。。。。。

杨七郎:呔!潘豹,休出狂言,某家打擂来了!(大吼)
潘豹:哎,朋友,你知道啊我是谁吗?我父亲是掌朝太师,我姐姐是西宫娘娘,当今天子是我姐夫,你敢动国舅一根毫毛

杨七郎:潘豹,你真不知害臊,不就是你姐姐模样好,仗势欺人吗?你有什么能耐?

一阵打斗,潘豹被打死

众人:不好了,国舅爷被打死了
潘仁美:哎呀,我儿。。。。
老妇人:小伙子,你有马没有?快骑马跑,越快越好。
潘仁美:儿呀!痛死为父了。军兵快给我备马,抓住凶手,替我儿祭灵。
杨六郎:七弟,随我来
杨七郎:六哥
潘仁美:杨延昭?原来是杨家六郎七郎,杨小七,你敢杀我儿子,我叫你一家子给我儿抵偿赔命(咬牙切齿)


旁白:杨老令公巡街,听说有个黑小子把潘豹劈了,怕是自己儿子惹祸,连忙回府见太君

杨业:夫人,咱那几个儿子出去没有?
佘赛花:令公,你放心吧,咱家孩子个个听话,这一个月哪也没去。
杨业:你可曾天天看着他们?
佘赛花:还用看着?告诉他们一声,他们就不敢动了。令公,这是怎么了?
杨业:夫人,有人把三国舅劈了,我怕是咱的孩子惹的祸。
佘赛花:令公,你是多心了,咱们孩子没出去。
杨业:嗯,这就好啊!
杨洪:令公,门外来了传旨官,说万岁叫你上殿,有要事相商。我们叫他进来,他说不进来,免得耽误工夫。

杨业:嗯,快备马。

潘仁美哭:豹儿。。。5555豹儿啊。。


杨业:万岁,老臣见驾。
宋太宗:杨爱卿,你可知罪吗?
杨业:万岁,臣法犯何律,罪在哪条呀?
宋太宗:令公,你这是明知故问!
杨业:臣不知为何被召到金殿?
宋太宗:三国舅被人杀死了,你可知道?
杨业:啊,听说了
宋太宗:凶手是谁?
杨业:这个,老臣不知。
宋太宗:哼!杨业,你是装糊涂。潘太师将你告了,你儿子杨七郎登台打擂,杀死三国舅
杨业:万岁,决无此事。我刚从府里来,我的几个儿子全在家,想必是老太师认错了人。
潘仁美:杨业,我不认识七郎,可你儿子六郎谁不认得?杨七郎劈死我儿,被困街前,眼看被抓住,那郡

马杨景,目无王法,闯重围救出杨七郎。光我一个人看见不算,你问问军兵和五城兵马司黄龙,他们都看见了。

杨业:万岁,臣不是巧辩,刚才我回府,见儿子全在府内。可是潘太师又言看见六郎、七郎。这么办,我回府去问问,给太师一个交代,万岁意下如何?

宋太宗:行,你火速查明此事
杨业:多谢万岁

 

旁白:老令公出金殿,上马回府,气呼呼到了无佞楼。老太君正和两个女儿说话,见令公气呼呼地回来了,八姐九妹连忙站立两旁。1

佘赛花:令公,万岁叫你有什么事呀?
杨业:夫人,都是你溺爱不明,把孩子都惯坏了。
佘赛花:孩子怎么了?
杨业:刚才万岁召我上殿,是潘太师把我告了,说是七郎杀死了潘豹,还是六郎去救走了七郎,此事该怎么办?

佘赛花:说七郎惹祸,我不敢保证,可是咱六儿最听话,办事知深浅,说话有分寸,怎么能干傻事呢?
杨业:怕只怕当真是七郎所为,那潘仁美岂肯干休
佘赛花:令公,还是先问问清楚,好做计较,今天我看他们兄弟几个在练武,待我把他们喊来问问,杨洪,去把延昭喊来

杨洪:是,太君

杨业:延昭,我且问你,你今天可曾出门?
杨六郎:爹,我今天未曾出门
杨业:为何外面说你去潘豹的擂台,还救了七郎
杨六郎:我今天一直在后院练功,并不曾踏出家门半步啊
佘赛花:六郎为人忠厚,从不撒谎,看来是那潘太师弄错了,对了,八丫头,今天你和你几个哥哥在一起练武,你七哥出门了没有?

八姐:啊,这——没,没有,没有
杨业:八丫头哇,刚才潘仁美告御状,说七郎杀了潘豹。如果有这事你可别瞒我,你说出来,爹来想对策

佘赛花:是啊八丫头,杀死国舅可是有灭门之罪,你要知道是你七哥所为,可要如实讲来,再瞒下去可就是害了咱们这一家子了。

八姐:爹,娘,七。。七哥是出去了一趟
杨业:那你去,把你七哥叫来
八姐:是,爹

八姐:哎呀,七哥,你怎么还在这躺着呢,快起来,找你呢
杨七郎:啊,谁找我?是不是潘仁美找来了?
八姐:哎呀,什么潘仁美呀,是爹爹找你,快点去

杨业:七郎,你这身上为何有血?血从哪来的?
杨七郎:我?
杨业:说实话
杨七郎:我出去一趟,正好潘豹在擂台折腾,我就上去了。
杨业:是你杀死了三国舅?
杨七郎:我也没使劲啊!他自己一头倒在擂台的桩上被扎死了
佘赛花:七郎啊,你这是惹下大祸了,娘叮嘱过你们,这一个月哪都不要去,为何不听娘的话,如今潘太师告了你爹,这潘杨两家的仇可是结大了,唉

杨业:七郎,你被困大街上,可是你六哥救得你?
杨七郎:不是,是任炳大哥报的扮作六哥救得我
杨业:杨洪,带100两银子找到任炳,叫他速速离开京城。延嗣,你这逆子,不听父母管教,来人呐,请家法

杨洪:是,令公
佘赛花:(自言自语)唉,七郎啊,你这祸可惹大了

旁白:实行完家法,杨业带上两个儿子到金殿请罪,佘太君知道他们父子前去,凶多吉少,忧心忡忡,几个媳妇更是坐立不安1

柴郡主:此事可如何是好,哎呀,急死人了
八姐:是啊,六嫂,这一去,潘仁美必然不能放过爹爹和六哥七哥,娘,怎么办那
佘赛花:你们不要急,娘也担忧啊
三娘:太君,您别过于担心,万岁说不定念我杨家劳苦功高,不会太为难爹和六郎七郎的
佘赛花:万岁还好说,关键是那潘太师啊,他死了儿子,不会善罢甘休
三娘:我们杨家一辈子为大宋出生入死,他们要真对爹爹和六郎七郎不利,我们就跟他们拼了
佘赛花:三娘不可莽撞,我们杨家深受国恩,只思尽忠保国,万岁自当体谅
柴郡主:太君,那潘太师非良善之辈,我现在立刻去一趟南清宫,请我皇兄出面周旋
佘赛花:如此甚好,郡主,你火速前去南清宫,请八王爷去面圣
柴郡主:是,太君,我这就去

南清宫

柴郡主:见过皇兄
赵德芳:皇妹,如此惊慌,发生何事?
柴郡主:皇兄,你快去金殿,救救我公公和六郎七郎
赵德芳:哦,令公和六郎七郎怎么了?
柴郡主:皇兄,我公公查明是七郎打死了潘豹,现在带了六郎和七郎去金殿面君请罪去了,我怕那潘太师和潘妃从中使坏,恐坏了他们性命

赵德芳:哎呀,不好,令公这样去,必中那潘仁美毒手,孤王即刻面君。来人,备轿
柴郡主:有劳皇兄

金殿

杨业:皇上,老臣领罪
宋太宗:你可查明是谁打死了三国舅?
杨业:这,确实是犬子七郎所为
潘仁美:万岁,您可要为老臣做主啊
潘妃:万岁,万岁,5555,我三弟死的太惨了,万岁,您可要为我三弟报仇雪恨那,5555
宋太宗:这。。嗯,既然已经承认打死三国舅是杨七郎所为,杀人就该偿命,来呀,将杨七郎推出去,斩
杨六郎:万岁,七郎打死三国舅是我叫他去的,实是我之过。念他年幼无知,望万岁宽恕,臣愿替他领罪

潘妃:皇上,杨六郎更为可恶,他是打死我三弟的主谋,又是杀伤官兵、救走七郎的罪犯。他身为郡马,知法犯法,理应罪加一等,请皇上明断。

宋太宗:杨景,你身为郡马,不思报国,反而害潘太师之子。推出去,斩!
杨业:万岁,子不教、父之过,教不严、师之惰。六郎、七郎闯下这么大祸,实是杨业之罪,臣愿伏法。

请赏给为臣一条忠孝带,和我儿一路同行。
宋太宗:哈哈,杨业,不是朕要杀你,这是你要请死,那朕就赐你一条忠孝带。
潘仁美:万岁,臣愿做监斩官,略解杀子之恨,望圣上体贴恩准。

赵德芳:万岁且慢
宋太宗:皇侄,你上殿见朕有事呀?
赵德芳:万岁,小王听说杀杨家将,特意赶来求情。看在小王面上,饶了杨家吧!
宋太宗:皇侄,你不知杨家犯死罪吗?七郎打死潘豹,杀人偿命,不能放!
赵德芳:万岁,杨家劳苦功高,现在正是用人之际,请万岁网开一面,放过杨家父子
宋太宗:这。。。这个。。
潘妃:55555555,我苦命的兄弟呀,5555555,万岁,您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
宋太宗:爱妃莫哭,皇侄啊,他们父子已认罪,断不可轻恕
赵德芳:万岁,你到底放是不放?

旁白:正僵持不下,殿头官来报


殿头官:万岁,边关来了二十四道加急折报,因我们没派兵,大辽国元帅韩昌韩延寿带三十万兵马正往前推,已进中原,过了雁门关。日抢三关,夜夺八寨,大兵过处,边民百姓惨遭涂炭,请万岁速速发兵。

宋太宗:不好,潘爱卿,你看何日起兵?
潘仁美:万岁,臣子潘豹要在世, 到前敌战韩昌,那是不费吹灰之力,臣子已死,缺少一名大将,到前敌输赢可不敢说呀!

赵德芳:万岁,您是马上皇帝,有道明君,何不御驾亲征,也叫北国看看,中原马上皇帝英勇善战,不是

好惹的。一来可鼓舞军卒士气,二来可吓住韩昌。
宋太宗:皇侄,你可保着朕同去?
赵德芳:是
宋太宗:杨业,辽国大兵压境,你为先锋,将功折罪,潘太师为帅,在中军保驾,呼延赞在后接应,总督粮草

众人:臣领旨


佘赛花:(激动)令公,你可回来了,万岁没把你怎么样吧?
六郎七郎:娘,
杨业:夫人,不必担心,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?如今辽国侵我大宋,皇上御驾亲征,命我为先锋,将

功折罪。
佘赛花:那辽兵来势汹汹,如今咱们又和潘太师结下了仇,可要处外小心为是,
众儿子:我等愿随父亲一起。上阵杀敌,保我大宋江山。
杨业:好,好 不愧我杨家儿郎,
佘赛花:你们爹,年事已高,要保护好爹,你们自己也要留神,记得都要平安归来  。娘在家等着你们(深情 缓慢)

众儿子:是,娘,
佘赛花:令公,你明天就要随大军出征,我心里为什么有不祥的预感,
杨继来:夫人不必担忧,可能是最近几天事情太多,你是有些累了。
佘赛花:你我夫妻征战沙场几十载,经历大小阵仗无数,从没有哪次让我这么不安过,
杨业:这次有万岁御驾亲征,有潘太师挂帅,呼延王爷供应粮草,不会有事的。
佘赛花:就是因为潘太师挂帅,我才担心啊。这潘太师为人狡诈,现在他儿子死在七郎手里,必然怀恨在心,你为人耿直,我是怕他暗使诡计 。

杨业:潘太师虽说为人狡诈了一些,但这次我们有共同的目标。量他也不会怎样。
佘赛花:辽兵和潘仁美,这一边是敌人,一边是对头,令公万不可大意,一定要小心为是,令公,一定要带着我们的儿子平安回来。(悲伤)

杨业:是,夫人,我知道了。我一定会把自己的儿子平安带回来的。放心。

杨六郎:郡主,早点歇息吧。别忙了。
柴郡主:六郎,换洗衣服都在这里了,这次出征,保护好爹,更加要保护好自己。
杨六郎:郡主放心 ,我会保护好爹的,
柴郡主:你这傻瓜,光保护好爹就行了?你自己呢?
杨六郎:嘿嘿  郡主,为了你,我也会平安回来的,你在家替我照顾好太君。
柴郡主:家里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,我和各位嫂嫂还有八姐九妹会照顾好太君的。

旁白:出征前夕,佘赛花彻夜不眠,第二日大军出发 ,杨业率军途经五台山,便带七子上山求佛,以求

平安,方丈智聪禅师乃是得道高僧

杨业:禅师,杨业途经五台山,特带七子前来拜见,
七个儿子:见过大师。
智聪禅师:阿弥陀佛,将军远程劳顿,请用茶,
杨业:禅师,不知我此去吉凶如何 。
智聪禅师:将军为大宋出生入死,战功赫赫,名满天下,今观 杨家儿郎,个个英武不凡,
杨业:老禅师过奖了,
智聪禅师:只是...............将军劳苦半生 ,何不带领妻儿解甲归田?颐养天年。
杨业:唉,杨业并非贪功好战之人,只因辽兵屡犯边疆,不单我大宋子民,就是辽国百姓也是深受其害。杨业唯有以战止战,逼迫辽国退兵,为天下百姓谋福祉。若宋辽两国平息干戈,友好往来,我杨业定

解甲归隐,不问功名利禄。” 
智聪禅师:唉,此乃天意啊。将军以天下为已任 ,老衲深为感动 。老纳有一言,留给将军——金沙滩双

龙会;七子去六子回
杨业:啊,禅师 ,此话怎讲?还请禅师指点迷津
智聪禅师:唉,阿弥陀佛,天机不可泄露啊 。
杨业:那既如此,杨业也不便勉强,就此别过。
智聪禅师:唉,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将军宜多珍重 。唉

旁白:杨家军作为主力先锋,所向披靡,辽兵节节败退。辽国萧太后为鼓励士气,亲临幽州前线,与宋军对峙。但仍不是杨业的对手 。于是,萧太后想出以退为进的计策 。借口谈判,请宋太宗赴金沙滩商议,想诱出宋太宗与杨家军,布下天罗地网,准备一举擒下宋太宗与杨家将。

宋太宗:各位爱卿 ,辽人约朕前往金沙滩商谈,你们议下如何 ?
赵德芳:万岁不可,恐防辽人奸计 ,
杨业:万岁,八王爷说的是  皇上乃万盛之躯,不可轻身冒险,
潘仁美:万岁,这次商谈,老臣觉得万岁应该去,我堂堂大宋天子,焉能怕番邦小儿?
赵德芳:潘太师,你此话何意?你想置万岁性命于不顾吗?
潘仁美:八王爷,此话可不能乱讲,老臣乃是为大宋江山社稷着想。
杨业:万岁,老臣有一计,可即不失大宋国体 ,又能不置万岁身处险境 。
宋太宗:哦?杨爱卿,有何良策,快快讲来 。
杨业:犬子杨延平长相与万岁酷似,可让他假扮皇上 ,与辽国商谈。
潘仁美:大胆杨业,此乃欺君之罪。
赵德芳:什么欺君之罪,此乃非常时期,万岁龙体要紧。
潘仁美:万岁,此事若传扬出去,岂不令天下人耻笑。老臣之意,还是请万岁亲自前往 。以彰显我朝天威。

杨业:潘太师,辽兵诡计多端,万岁轻身涉险,如果辽人翻脸,太师如何保证皇上的安全?万岁,请听老臣一言,让延平代皇上前往商谈 。

宋太宗:各位爱卿不必争辩,辽人诡计多端,就依老令公之言。

旁白:太宗同意由杨延平代替自己,率军远赴金沙滩。而萧太后也命天庆王代替自己,率领辽国精兵赴金沙滩,积极备战。1

萧太后:各位,这次哀家亲临战场,定要活捉宋王,各位都准备好了吗?
众人:回太后,准备好了。
萧太后:天庆王,明天你代哀家,前往商谈 ,见机行事。定要将宋王与杨家军灭杀在金沙滩。
天庆王:太后放心 ,一切都已安排妥当 。明天,就是宋王和杨家军的死期。
萧太后:哈哈,好 ,等灭掉了杨家军,我大辽铁骑将长驱直入,大宋江山唾手可得 。在坐的各位,具是我大辽有功之臣,到时封妻荫子,共享荣华。来,将士们,喝了这碗酒 ,祝你们得胜归来 。

众人:谢太后。

旁白:金沙滩上,宋辽两军对峙,杀机四伏。天庆王看出皇帝是杨延平假扮的,计策已被杨业识破,遂下令开战。

杨业:杨家儿郎听令:左路由大郎延平、二郎延定、三郎延辉率领,右路由四郎延朗、五郎延德率领,六郎延昭、七郎延嗣随为父从中路突围

众人:得令

旁白:杨家军奋力抗敌,从已时战到巳时,突然辽军剧增,将杨家将三路人马分而围之,使其左右前后不得相顾。


天庆王:哈哈哈哈哈哈,啊(天庆王被射死)
二郎:大哥——————
三郎:大哥,二哥。。。。。


四郎:五弟,我们杀出去。杀——————
五郎:四哥,杀。。。。。。


七郎:爹,韩昌就在前面,我去活捉这狗贼
杨业:七郎,不可冒进,七郎————六郎,快喊你弟弟的回来,免得中计
杨六郎:七弟,回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旁白:此山名叫两狼山,七郎没有听见杨令公的话,追了进去,杨令公害怕儿子遭埋伏,无奈只有跟进,果然被辽兵团团围住,杨家父子带着剩下的几十个老弱残兵退到山坡下,杨令公看到这些老弱残兵累的东倒西歪,心中难过

杨业:“弟兄们,只说为国立功,没想到吃了败仗,落到这个地步。我乃主将,为国捐躯,死而无怨,可你们上有父母、下有妻子,为我受连累,我于心不忍。咱们散了吧!乘天黑,你们赶快逃走,日后还有立功之日,我给作主,不算临阵脱逃。

兵卒1:老令公,干吗说这话?死活咱要在一起,我们借您的名,也叫杨家兵。
兵卒2:令公,我们是星星跟着月亮走,多多少少借点亮。老杨家能尽忠报国,我们就不能?
兵卒3:我们死活也跟着您。

杨业:令公打个唉声:“难得你们如此忠义!这里要吃没粮食,要住没帐篷,怎么活呀!
兵卒4:我们身上有干粮袋,省着吃,饿不死就行。等潘元帅救兵赶到,就能脱离虎口。 

杨业:六郎,七郎,你们来,咱们都在这傻等不行,得有一个人闯出重围,去搬兵求救。
杨六郎:爹,我去,不管怎么样,我还是当朝的郡马,可爹留在这儿,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?
杨七郎:六哥,我闯出去。
杨业:七郎,你要去,可要记住两件事。这一,见到潘仁美要说好的,第二,不许你喝酒,听到没有?
杨七郎:爹,我记住了,六哥,你保护好爹

旁白:杨七郎在六郎的掩护下,突出重围,前去找潘仁美搬救兵,哪料潘仁美记恨前仇,在款待七郎的酒中下了蒙汗药,等醒过来,已经被五花大绑

潘仁美:来来,喝了这杯,喝酒
杨七郎:我不喝酒,请元帅火速发兵
潘仁美:不急不急,来喝了这杯,就发兵

潘仁美:杨七郎,你可知罪?
杨七郎:这,我有何罪?
潘仁美:谁让你去的两狼山?你分明是串通北国,今天又来欺瞒于我,来呀,将他绑在百尺竿头,乱箭穿

将士:是
杨七郎:元帅,我冤枉啊
潘仁美:推出去


潘仁美:弓箭拿来,杨七郎,今天老夫要你的命
杨七郎:潘仁美,老贼!什么串通北分明是你官报私仇!潘仁美,我今生今世不能报仇,死后变成厉鬼,也来要你老贼的狗命!

潘仁美:杨七郎,杨黑子!你还敢辱骂本帅?弓箭手伺候,给我射


旁白:可怜杨七郎前来搬兵,被潘仁美吊在杆子上,乱箭穿心而死1


杨业:七郎,七郎,七郎。。。。
七郎:爹,爹
杨业:你可回来了!救兵呢?七儿,你怎么不说话呀?
六郎:爹,醒醒
杨业:啊,六郎,你七弟回来没有?
六郎:没有,爹
杨业:六郎,你七弟回不来了,我本不该让他去啊。孩子!我是不行了。父死,有三件事放心不下呀!一是辽国还占着我朝疆土;二是七郎下落不明;三是潘贼心怀叵测,要陷害我杨家将。你若能得活命定要入京都、面见圣上,呈御状、告潘贼、给父报仇。更不要负君恩,你要领兵北征,退辽寇、雪国耻民恨。家中也要多分心,你娘桑榆晚晨,又老来丧子,你要膝前多多敬孝;你的寡妇嫂子和弟妹也需好好关照。

六郎:55555爹
六郎:父言,儿铭记心怀。
杨业:你在这里守着,别让辽兵攻进来,我去看看可有别的出路

旁白:杨令公单人独自顺小路往前走。走出不远,是座山坡,但听风鸣树吼、虎啸猿啼,见落叶凋零、寒虫倒挂,昏暗暗,阴沉沉,一片朦胧。令公止住脚步,抬头一看,眼前闪出一座多年失修的古庙,坍塌倒坏,门前有匾,虽然金漆脱落,尚能认清字迹,令公近前一看,上写:“苏武庙”。


杨业:苏武不愧为一代英雄  李陵碑。。。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,要学苏武,莫仿李陵。


旁白:老令公紧跑几步,一头碰死在李陵碑前。庙是苏武庙,碑是李陵碑。令公身丧此,何日裹尸归?一代英雄,死于他乡异地!

六郎:爹,爹。。。。。


金沙滩战役是杨家军打得最惨烈、最悲壮的一仗,其后,杨六郎只身回返大宋,继承父业,镇守边关,威震四方,杨家几代人浴血疆场,更引出十二寡妇西征的悲壮故事,名传千古,万世流芳!


来源 我歌月徘徊网站 链接 h
ttp://www.langsongwang.com/langsongting/ShowArticle.asp?ArticleID=3091 

      欢迎光临思刻qq空间 http://user.qzone.qq.com/16213778
     
 
欢迎光临思刻新浪博客 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k2013
      
欢迎光临思刻的派派空间 http://up.piekee.net/sike 
      欢迎光临思刻荔枝电台 http://www.lizhi.fm/#/357703 
      欢迎光临思刻的mv空间 http://space.mvbox.cn/411098232.html
      欢迎光临思刻音频博客http://5sing.kugou.com/20818673/default.html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