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疏影横斜的博客-水云间

心是白云常自在,意如流水任东西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宠辱不惊,笑看庭前花开花落,去留无意,漫望天上云卷云舒。行万里路,也游不尽天下美景,怎么过,也只能过一份日子,拥有一份人生。所以不妨以一种从容恬静之心坐拥幸福,淡看人生诸多的不如意。数着流水般的日子一天天温馨地过,让岁月在心中还拥有一些如歌般的快乐甜美的记忆,这岂不是人生的一种奢侈和幸福?!

网易考拉推荐

穿动物园的女编辑49-50(思刻播小说连载)  

2013-05-07 11:00:03|  分类: 思刻老师小说播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穿动物园的女编辑
作者 赵赵
朗诵 思刻


穿“动物园”的女编辑(49)

柴先生特别喜欢这些人性化的细节,答道:“我很高兴你提出这个问题。你们知道的,现在连选秀节目的评委都要传绯闻,真是太夸张了。”他举双手作投降状,“在这里我要说明,我非常、非常地爱我的太太,和我的女儿。”程昕请他具体说说夫妻在家里的分工,柴小千介绍他们是很传统的家庭,男主外女主内,老婆是全职太太,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。“那您闲下来的时候,肯定也会帮她做些什么吧。”程昕问。“当然,”柴先生自豪道:“我会啊,会帮她买东西啊,载她去购物啊,送她礼物啊。”程昕天真烂漫地问:“买什么东西呢?以您的知名度,会亲自去便利店这种地方么?” “会啊,也会和街坊打招呼啊,我很亲民呵呵呵。”

    程昕瞪大眼睛,口无遮拦似的:“那您会帮太太买女性用品么?比如,”似乎是即兴想起来,红着脸发问:“卫生棉之类的?”“当然。”柴先生虽然意外,仍保持了风度,谁知程昕得寸进尺,追问道:“那您会帮她选牌子么?比如护舒宝或者o.b?”柴先生有点兜不住了,但见小姑娘一脸可爱,也不忍拒绝回答,只支吾说还是要听太太的。程昕锲而不舍,问道:“那您肯定也有所了解吧?”“有一点,有一点。”柴先生一头汗,程昕还步步相逼道:“有一种美好的说法,说卫生棉像爱人一样呵护女性,您觉得这话如何?”柴小千尴尬到狂笑:“哈哈哈,呵呵呵,有点道理。”程昕满意了,现在完全可以写:柴小千了解卫生巾!她胜利地看看容萱,心里却一颤,容萱表情之冷酷,像跟她有多么大的仇恨。

    出了酒店,容萱对着空气说:“你还真有办法。”程昕知道此时不能吭声,容萱站定,微笑道:“明儿上午我要看稿,麻烦你开个夜车。”

    第二天上班,容萱穿了双prada春夏的厚底牛津鞋,蓝底那款,不但个儿高了,走路都优雅了。伊娜眼热,问多少钱淘宝哒,容萱请她以后不要问这种涉嫌侮辱的问题,伊娜蹲下细看,说起最近有个时尚达人的微博特红,叫“我在北京天气晴”,“她也买了这么一双,你俩不是一人儿吧?”容萱斥道:“她那是人送的,我这是自己买的。”还嘲笑伊娜攒钱不花,整天“匡威”,不知道到底谁是富家女,伊娜害臊地说其实她也没那么富。小熊问这鞋多少钱,程昕进了《尖果儿》后恶补了不少时尚知识,抢答道:“七八千吧。”小熊深不以为然,问穿了能破世界纪录么,容萱不高兴道:“这不是你们下流社会的人可以理解的。”程昕问容萱看她稿子了么,容萱抱歉地笑笑。

    安出来问,明天案子开庭,谁去一趟。众人都抢着说自己有事,程昕反应慢,便被点了名。听是法院,她难免有些怕,容萱说没什么的,见见世面也好。

程昕刚到被告席坐下,“哗啦”上来一堆媒体,相机频闪。她第一反应就是掩面,继而想到这不更像个犯罪份子么,遂嚷道:“不要拍我啊,我只是工作人员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话音刚落,媒体转眼不见,她还纳闷儿怎么都这么好说话儿啊,就见穆龙护着大浓妆的何冰冰如走红毯般进来了。程昕直吐舌头,没见领个判决书还穿晚礼服的。

    庭审很快,双方律师都没怎么发言就宣判了,还没冰冰到造型师那儿做头发的时间长。《尖果儿》杂志侵权行为不成立,诉讼费何冰冰掏。记者们都觉得没劲,何冰冰莫名其妙,如在梦中,看穆龙,他竟然还笑。

 

穿“动物园”的女编辑(50)

    完事穆龙去小解,何冰冰追进厕所嗷嗷乱叫:“姓穆的,你不是说不会输么?现在怎么这样?” 穆龙说:“冰冰你好歹得让我上厕所吧?人有三急。”冰冰不听,歇斯底里大发作,穆龙不耐烦道:“我哪知道怎么这样,我又不是法官。” “你不是法官你当初把胸脯拍得嘭嘭响?”穆龙说法官也不能把胸脯拍得嘭嘭响啊,有个男的进来,看见浓墨重彩的冰冰,退到门口看门牌,小心问:“小姐您?”冰冰跟没听见似的:“那些记者刚才说我智商负二百五。”那人只得走了。

  穆龙气愤道:“是太难听了,你没骂他们么?”冰冰突然明白过来,惊问:“你是不是耍我呢穆龙?”穆龙思考了一下,答道:“我其实真没指望你同意告《尖果儿》,谁知道你也不动动脑子,那么轻率就答应了。”冰冰五雷轰顶,门外的程昕也懵了。

    “你什么智商啊?你脑袋里那玩意儿平时也不用,真是的。”穆龙批评道。“王八蛋!你耍我?”冰冰抓起一旁的墩布就抡,被穆龙一把薅住腕子:“你也太敢闹了,这是什么地方?这是法院的厕所。”冰冰气得浑身发抖:“我这么信任你!我怎么你了你要让我出这么大丑,明天报纸上会怎么写我,林总看见会怎么说,他还会捧我么!”穆龙说:“我知道他会怎么说?难道你不知道么,你们俩关系那么好。”冰冰脑子再不好使,也懂他的意思了,气焰不见了一半,慌乱道:“你什么意思,你别听人瞎说。”“瞎说?”穆龙尿完抖了抖,提上裤子:“冰冰,咱们一起四年了,你哪根筋活跃了我看不出来?就算潜规则,也没什么明目张胆的,我也大老爷们,你太不把我放眼里了。”“你从头到尾就是在给我设套。”冰冰喃喃道。穆龙说设套有什么用,也得她肯钻啊,她不钻算什么套。老林都觉得不妥,冰冰愣说没事,他那叫一个佩服。看冰冰哭了,穆龙也有点伤感:“女演员,说你们智商低还真不是冤枉,为什么不多学点文化。你还不出去?那我出去。”出来看见程昕,他笑容满面地招呼道:“还没走?我先走了啊,你有我联系方式吧,以后我有宣传的事还得找你们呢。”

    这件事给程昕幼小的心灵以巨大的打击,特想跟谁探讨探讨。回办公室,就崇文在,来龙去脉一说,崇文“噢”了一声问:“怎么了?”程昕说人生观受到了严重摧残,崇文冷漠道:“那是你人生观太脆弱,那女的活该,自己干了对不起男朋友的事,还指望着人家帮她鞍前马后,太缺德了,受到什么惩罚都是应该的。”“可是,”程昕着急地问:“如果一个人对不起另一个人,另一个人的做法就得是也要对不起他么?”崇文也不太肯定,说:“可能吧。”程昕失望地说真想回老家。崇文说:“回吧,地球太危险了,不适合你。”

    官司赢了,万总的任务完成,真舍不得走。可再不走,败败就要把他活吃了。安送他到机场,听他诉了一路苦,好像是真苦,安笑说:“这么对待仰慕您的女性,不大好吧。”“我谢谢她!你替我谢谢她!”万总愁眉苦脸道:“真不带这么仰慕人的,我俩才见过几面啊,哪能生往上扑啊。”安说败败是热情了点儿,“点儿?”万总反问:“这到底是女作家啊,还是女流氓啊。算了算了,反正我是来安抚你的,我的目的是让你知道,不管你遇到多大困难,是可以往身后退一步的。我在!”安笑嘻嘻听到后来,也有些动容。万总要她多保重,有什么事直接说,别觉得张不了嘴,他停顿了一下,小心道:“私事也可以跟我说啊,咱们是朋友,千万别见外。”安推他赶紧去安检,万总边走边回头招手:“心里有事一定要告诉我啊。Keep in touch啊。”安脸上挂个淡淡的笑,衣袂无风自飘,说不出的凄楚,万总往回走了两步,伸手示意要抱抱。安见左右没人,咬咬牙走上前。

欢迎光临思刻qq空间 http://user.qzone.qq.com/16213778
      欢迎光临思刻音频博客 http://20818673.5sing.com
      欢迎光临思刻新浪博客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2544849331
      思刻朗诵视频、作品下载 http://www.vdisk.cn/syhx2003?tag=%E6%80%9D%E5%88%BB%E6%9C%97%E8%AF%B5%E4%BD%9C%E5%93%81&p=1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