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疏影横斜的博客-水云间

心是白云常自在,意如流水任东西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宠辱不惊,笑看庭前花开花落,去留无意,漫望天上云卷云舒。行万里路,也游不尽天下美景,怎么过,也只能过一份日子,拥有一份人生。所以不妨以一种从容恬静之心坐拥幸福,淡看人生诸多的不如意。数着流水般的日子一天天温馨地过,让岁月在心中还拥有一些如歌般的快乐甜美的记忆,这岂不是人生的一种奢侈和幸福?!

网易考拉推荐

穿动物园的女编辑47-48(思刻播小说连载)  

2013-05-04 20:13:58|  分类: 思刻老师小说播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穿动物园的女编辑
      作者 赵赵

朗诵 思刻


穿“动物园”的女编辑(47)


       容萱想一晚上,第二天跟安说,从发展的角度考虑,这期想带程昕做人物采访,锻炼一下新人。她观察过程昕,笔头不错,如果真能带出来,对杂志,对她个人发展都好。安没想到容萱竟这么周到,大赞了一番。

    得到安的首肯,容萱便跟程昕说了这事,人物专访是杂志最重要的部分,做得好会在行业里很有前途,要珍惜她给的机会。程昕深感以前错看了容萱,一时间兴奋不已,赶紧做功课,拉采访提纲。

    编辑部里总有各种时尚杂志,并不是安买的或者她让人买的,伊娜来《尖果儿》前就有这习惯,对她来说买杂志不算花钱,这些杂志放包里可当砖头防身,放编辑部可业务学习。一开始大家还夸她几句,后来也就不见外了。崇文是不太看这些东西的,怕记性太好,下意识给脑子里留下些没质量的印象。这天也不知道怎么就手欠了,想来是天意,随便拣本还没撕开膜的杂志带进厕所,再出来就脸色铁青,一整天没再说几句话。反正他平时话也不多,众人倒也没觉出异样。

晚上回家,葛一青难得没出去。她新置了套“吉他英雄”,老想着一气儿通关。见崇文在边上欣赏她狂野地拨弄没弦的吉他,她越发有炫耀的身姿。

    崇文去厨房拿了听啤酒,回来抱着手接着看。葛一青大声问有饭么,崇文说了句什么,她没听见,又问一遍,崇文又说了句什么,她还是没听见。崇文过去把电视关了,她尖叫:“干吗呢,我这就弹完了。”

    崇文从包里抽出那本杂志扔她面前。她一看封面,犹豫了一下,硬着头皮翻到自己那页,问:“把我拍得挺棒的吧?”崇文的酒快速喝完,啤酒罐顺手捏瘪,扔进垃圾桶,葛一青有了种很不安全的预感,谄媚道:“吃过啦?够有劲儿哒。”崇文坐下,说道:“说说吧,拍得挺有意思啊。”葛一青说:“是吧,我也觉得那摄影师挺有想法。”见她态度不太老实,崇文诱导道:“来,说实话,你跟他有一腿吧?”“这话好不难听。”葛一青眼珠乱转。“有没有呢?”目前为止,崇文的态度都很平静,葛一青却幻听到隆隆的炮声,敌人就要打过来了,是弃城而逃,还是誓死反抗呢。她问:“你先解释一下什么叫‘有一腿’。”见崇文的目光如匕首如投枪,她说:“我就觉得拍得挺好的。”崇文还没急,甚至带着几分耐心:“葛一青,我是干嘛的?我也是拍照片的,这种眼神这种姿势,你们俩要没有全面深入的交流拍得出来么?”

    葛一青先急了,把吉他往边儿上一踹:“我就说一遍,没你想的那样!”崇文问:“你整天死气白赖黏着我,就是给我看这个的?”“看这个怎么了?”葛一青用最刺痛人心的话来表示自己有理:“你看看人家拍的是不是比你好?人家拍出了我的灵魂!”“你还有灵魂哪!”崇文鄙夷道:“别吹了你。”

葛一青倒恨不得他上来抽自己一顿了事,她最恨他阴阳怪气:“艾崇文你能不能看得起我点儿啊,真你妈无比拧,就喜欢居高临下地跟女的混,你变态吧。我还没说你呢你就来说我,你让你们杂志社那‘北漂儿’搬你棚里住是什么意思?特能满足你的施舍欲?”崇文懒得听她东拉西扯,淡淡说道:“你给我卷铺盖滚蛋。”葛一青骂道:“真他妈自私。”崇文问:“我自私?我自私我还一趟一趟回来跟你好?”葛一青说多明白啊,别人谁还这么上赶着求他,回来才能显得宽宏大量不计较啊:“你这种永远上不了台面儿的三流摄影师,现在找着后备队了是吗?”她豁出去不讲道理不计后果不过了,每句话必须剜下一块儿肉接上一盆儿血。崇文惊叹:“你太泼了,前所未见,史上第一。”“我泼?”葛一青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我他妈一柔弱女子。”“喔——操。”

 

穿“动物园”的女编辑(48)

 

两人生活在一起的时间长了,随时随地可以扯过一堆事互相攻击,葛一青整天一肚子小火咕嘟着,这不让拍那不让拍,不让签经纪公司,什么都得经过他,弄得条件如此好的“大模儿”到现在还是一“大野模儿”。她反客为主地骂道:“怎么那么爱把着啊,要爱把着能给我揽活儿也行啊,好么我天天家里蹲着,你还说我靠你养着我靠得累!”崇文就知道,愤怒出诗人,闲出大喷子,真说不过丫的。葛一青看他不语,以为在气势上压倒了对方,乘胜追击道:“词穷了吧,现在棚里有了后备队,天天把分手挂嘴边上,亏你说得出口,你耽误够了我了吧?”崇文说:“行,我赔。但咱说好了,这回分了,谁再提和好谁是孙子!”想想又纠正道:“女的提女的就是孙女儿。”

    太残忍了,葛一青想不通,怎么能这么残忍呢,不就几张破照片么,至于么。一时情迷意乱都是难免的,最后不还是回了这个家么。崇文非让她说是不是有事:“不敢不承认吧?啊?没咋的你能这样么?葛一青,你干什么不重要,但你不能瞒我。”葛一青说:“好,我告儿你,咋的也没咋的。他想跟我咋的,我最后关头拒绝了,因为我就喜欢拧巴的,他他妈不拧巴,没劲!”一想到真是这回事,她不禁大大的委屈。两人脸红脖子粗地对峙了一会儿,崇文咬牙问:“最后关头之前,你们干吗了?”

    两人不再说话,视对方如空气,却又都竖着耳朵生怕落下一个反应。屋子里一静,感官因此更敏感,屋里长年熏出来的烟味儿都浓了几个度。

    最终葛一青松了口儿,提出一个奇怪的条件,说同意分手,但前提是得把这房子卖了再分。既然崇文觉得屡分屡合不是回事,分了手还住一块儿,就总也分不了,那就把它处理掉再说。

    崇文已经喝得有些呆滞,想半天,问:“什么意思?”葛一青重申,她一人儿过,手里没钱不行,趁现在房价高,正好把房子卖了,一人一半儿,一拍两散。说得跟真的似的,崇文不信,现在有价无市,哪能说卖就卖,她还是不想分,找这么一借口拖着而已。葛一青说:“最起码我已经同意分了。”崇文将她:“那我真找买主了?”“找去呗。”葛一青钻进被窝,又冒出来说:“找着之前别让我听见‘分手’这俩字,谁提谁是孙子。”崇文想:丫其实一点儿不傻,这都是战略战术。

    程昕按地址找到酒店,容萱已经到了一会儿,并没催她,还夸她提纲做得不错,甚至说了声“谢谢”,等电梯时才突然想起来似地说,黄广告那边看了提纲,让加一个问题,因为这次版面左页是内文,边栏是一个卫生巾品牌的软广,所以程昕的文章里要提到采访对象对卫生巾的好感,才能跟版式贴上,老艾也算没白设计版面。程昕震惊了:“这怎么可能?”容萱笑道:“怎么不可能?这种评委,除了咱们杂志,谁给他上封面啊,就看你问得有没有技巧了。”她拍拍程昕的肩:“待会儿就看你了。”

柴小千人不错,典型的台湾人,讲礼貌爱说教,还会扮萌。采到尾声,容萱感谢他百忙之中接受《尖果儿》的采访,一边用眼神催促程昕。程昕硬着头皮说:“柴先生,我还有一些补充问题。”柴先生请她慢慢讲,不要急。程昕说想加些有关家庭的部分,刚才谈了好多都是工作,但家庭对一个成功男人来说也占同等重要的地位,有时候可能更加重要。“听说您有一次还因为要给女儿过生日而没有参加半决赛的评委工作?”


       欢迎光临思刻音频博客 http://20818673.5sing.com
      欢迎光临思刻新浪博客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2544849331
      思刻朗诵视频、作品下载 http://www.vdisk.cn/syhx2003?tag=%E6%80%9D%E5%88%BB%E6%9C%97%E8%AF%B5%E4%BD%9C%E5%93%81&p=1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