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疏影横斜的博客-水云间

心是白云常自在,意如流水任东西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宠辱不惊,笑看庭前花开花落,去留无意,漫望天上云卷云舒。行万里路,也游不尽天下美景,怎么过,也只能过一份日子,拥有一份人生。所以不妨以一种从容恬静之心坐拥幸福,淡看人生诸多的不如意。数着流水般的日子一天天温馨地过,让岁月在心中还拥有一些如歌般的快乐甜美的记忆,这岂不是人生的一种奢侈和幸福?!

网易考拉推荐

穿动物园的女编辑45-46(思刻播小说连载)  

2013-04-29 10:36:38|  分类: 思刻老师小说播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穿动物园的女编辑
      作者 赵赵

朗诵 思刻


穿“动物园”的女编辑(45)


     “不吃拉倒。”安要挂,David连忙喊停:“哎,那你跟他怎么交代?”安说你管得着么?David问:“他要给我打怎么办?”“甭接。”David咯咯乱乐:“这又算你求我?”
  回到办公室,万总正坐安位子上玩电脑,抬头一脸期待。安拿包说走,万总刚要发问,安直截了当地说:“David跟我吵架了,我不想见他,咱们叫上败败,吃点好的。”万总说:“要不要我居中调停一下?”安干巴巴地答道:“不用。”脸色不像好惹的,万总唯唯诺诺地说:“那吃什么?我请。”安板着脸拒绝,万总只得选了家不那么贵的。
  黄广告听说下期封面人物是个选秀评委,还是男的,非常失望,怎么这年头连评委都能上封面呢?容萱说你以为评委就好找么,就这样,人还说封面照要自己提供。崇文说就跟他多爱拍似的呢。
  程昕最近有点怕崇文,老见着对自己有恩的人,真是种心理负担。崇文问怎没见她用那保温杯,程昕说不爱喝热水,崇文说冰水也可以,她说:“我也不爱喝冰水。”崇文鼻子没气歪了,说:“您还真难伺候。”程昕赶紧说已经没重复使用矿泉水瓶了,每天都买新的。崇文突然问:“听说你还在找房?”程昕说是啊,老住棚里也不是长久之计。崇文被逗笑了,说你还有长久之计哪。程昕红着脸也笑,笑完问: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“说真的?”崇文把烟头掐了。程昕认真地点头说:“说真的。”“可怜你。”
  晚上黄广告请容萱吃饭,馆子很贵,容萱没声张。到地儿才说有什么事在办公室说就行了,何必要吃饭。黄广告说这是以示重视,且重视的不是事,是人,容萱这么有品位的人,绝不能随随便便找个地方谈事情。容萱不言声,看他有什么动作。果然,黄广告接下来直入正题:“我有个哥们儿,做卫生巾生意的。他同意这期上六页1/2广告。”容萱恭维道:“不错啊,黄广告真有办法。”黄广告谢过,正色道:“但他们有个要求。他要这个1/2上在咱们封面人物的采访边上,也就是这边是卫生巾,那边是封面人物。”
  容萱变色:“我去——这评委是男的!”黄广告让她先别拒绝,遇到问题不能先否定,而是要先找出有没有可行性。容萱起身歉意地说:“您这顿饭我真吃不起。”黄广告情急,伸手一拉,容萱万分诧异地盯着这手,黄广告知道唐突,赶紧撒手站起来道:“成不成另说,这顿饭我是诚心诚意请的。”看容萱仍不乐意,赶紧递上湿毛巾:“擦擦手。”
  容萱倒不好再气了,也并没接,缓缓坐下,口气缓和了些:“你要是想让我采访里问卫生巾的事,免谈。”黄广告说这不也是国计民生的事么?不算全民需要也算半边天需要啊。看容萱的脸色,只得说吃完再说。容萱坦率地说:“这事我真干不了,采访里夹这些东西,先甭说别的,安能干么?”黄广告得意道:“安还真干。她现在缺钱,我这是帮她减负,她高兴还来不及呢。但咱要懂得揣摩领导的意图对不对?我不可能直接去问安,她心里乐意,嘴上也不能说好——不能把领导置于尴尬的境地!哪能那么不懂事啊!但你写就不一样了,你直接写采访里,只要不显得突兀,安她为什么不干?”容萱问这能不显得突兀么?黄广告说:“退一万步说,安不乐意,万总也会站我这边啊。万总高兴,安能说什么?”容萱说道:“那你找我干吗?找万总呗。”“县官不如现管啊!”黄广告振振有词道:“你是直接负责采访的资深编辑,我不求您求谁?您说呢?”见他点了两个横菜,誓要将自己拿下,容萱拒绝道:“我是有职业操守的人,不能让安指责我。”黄广告说:“尤其是,我怎么能白让你干呢?那太不洋气了。服务员,酒单再拿来我看一眼。”


 
穿“动物园”的女编辑(46)


       叔觉得北京是自己地界,程昕和秀蜜过得怎么样,他是有责任的。约了个时间,他到棚里探望娘儿俩,特意请房东也一块儿见见。见面特别客气,又递烟又致谢,解释要是自己家能挤下,肯定不让她们搬来。崇文说棚里并不好住,楼下早市挺吵,说帮忙是托大了。叔看是每天在一起的同事,肯定错不了,说道:“主要是我老婆,她婶,特不放心!嘱咐我一定得过来看看,你们也别嫌我碍事。”程昕赶紧说:“怎么会碍事呢?”崇文道:“理解。我这棚每月交着租金,空着也是空着。她们还帮我看棚了呢,都互相帮忙的事。”叔对程昕说:“听听人家这话说得多有水平,多客气,还成你们帮人家忙了。”又打听了一回崇文这名字的来历,准保是老北京,崇文说确实,还有个妹妹叫艾宣武。
  叔抽完了一棵烟,起来告辞,崇文避嫌,也要一块儿走,被程昕拦住说要再商量点事。叔假明白,说道:“就是,你们聊你们的,我得回去做饭。跟你妈说我来过了,问她好。”关了门,程昕问:“奇怪,他为什么要来看你这儿好不好?”崇文说人家是长辈,也是尽地主之谊。程昕说这不是假客气么,好不好能怎么样?不好还能让她赶紧搬回去么?崇文就奇怪,这人真不懂假不懂啊,客气是应该的,北京人就是讲“礼儿”,礼数要周全:“你来北京住人家家,现在离开了,万一有点什么事,人家好歹也得知道根底。”程昕说她真不懂,人与人之间不用这么假。崇文问:“你不假?你在你叔面前也够能装的。”
  程昕马上换了个话题,要每月掏水电费上网费。崇文说不用了,那仨瓜俩枣她自个儿留着用吧。”程昕说:“你别演雷锋啊,我不适应!”崇文笑道:“这么招人烦地说话才像你,客气话就别说了。”走到门口,程昕又问了一遍:“你到底为什么帮我啊?”
  崇文拉着门把手,回头说:“不是说了么,可怜你。还不信?难道你指望我有别的目的?因为你长得好看?特懂事?我特喜欢你?”程昕讪讪道:“那好吧。你女朋友不会误会吧?万一再到这儿来骂我,那我太犯不上了。”到底是自己女朋友,崇文替葛一青叫屈:“你把我女朋友说成什么人啊?她还让我看看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呢。你是吃狼奶长大的吧?”程昕笑道:“我妈像狼么?Tommy说的果然没错,你和葛一青不可能分手。”崇文伸出食指点着她,说道:“管好自个儿。”他出了门,程昕自言自语道:“可怜我?也行。无所谓。”
  叔跟婶汇报了棚里的所见所闻,也觉得崇文不像程昕男友,婶武断地下结论,现在不是,以后有可能是。叔让她少看点电视剧,老把人和人的关系往庸俗的地方想。婶说:“那我想不通啊。什么关系没有,让她们白住?图什么啊?”
  叔说那地方真不咋的,乱七八糟,就是有张床,又说程昕肯定还是受不了婶脸色才走的。婶一摔遥控器,说:“那你给请回来!”叔赶紧解释道:“不是这意思。我也没说你不对啊,她们要觉得那样自在就随她们。”他提醒她以后隔三差五也打个电话问个好,反正打个电话,又不见面,费不了什么劲。婶呵呵一笑道:“我记不住她电话。”叔直摇头,女的太记仇了。
 
      欢迎光临思刻音频博客 http://20818673.5sing.com
      欢迎光临思刻新浪博客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2544849331
      思刻朗诵视频、作品下载 http://www.vdisk.cn/syhx2003?tag=%E6%80%9D%E5%88%BB%E6%9C%97%E8%AF%B5%E4%BD%9C%E5%93%81&p=1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