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疏影横斜的博客-水云间

心是白云常自在,意如流水任东西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宠辱不惊,笑看庭前花开花落,去留无意,漫望天上云卷云舒。行万里路,也游不尽天下美景,怎么过,也只能过一份日子,拥有一份人生。所以不妨以一种从容恬静之心坐拥幸福,淡看人生诸多的不如意。数着流水般的日子一天天温馨地过,让岁月在心中还拥有一些如歌般的快乐甜美的记忆,这岂不是人生的一种奢侈和幸福?!

网易考拉推荐

穿动物园的女编辑33-34(思刻播小说连载)  

2013-03-24 20:50:45|  分类: 思刻老师小说播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穿动物园的女编辑
作者 赵赵
朗诵 思刻



穿“动物园”的女编辑(33)


      秀蜜顿时像被人点了穴,动弹不得。程刚听见寂静,回头瞠目。妇人低声道:“大姐,你成全我们吧。”程刚怪叫道:“你干什么啊?”就要拉她起来。她躲着不肯,平静地说:“我和老程十九岁就恋爱了,要不是他插队到这儿来,我们不会分开。我来这儿的时候,他已经跟你结了婚,有了程昕,他怎么也狠不下心跟你离婚,他是好人,大姐。”


  让婶一闹,程昕不求人的大胆想法落空,一大早坐编辑部里垂头丧气。崇文来了,她也装没看见,听见他在身后拾掇,沏茶,然后递过一个U盘。想问,人已经收回手,开电脑,弄画报,一副很忙的样子。程昕把U盘插进电脑一看,是一张张形态各异的方便面,她突然就羞愧了,登陆MSN,震了他一下。半天,他回了个问号,程昕发了个3Q(谢谢),等人回音,人下线了。她回头瞪他一眼,看崇文去茶水间,也跟了进去,问道:“跟你女朋友合好了吧?”崇文说:“你管呢?”推门走了。给程昕气得半死。


  孙颖赶紧到厕所里补妆,等容萱从隔断里冲水出来,神秘地问道:“哎,你注意到了么?”容萱知道她要说什么,装不知道。孙颖确认那几个隔断没有人,才说:“程昕好像喜欢老艾。”“不会吧?”容萱惊讶地问。孙颖说没跑儿,昨儿晚上非要加班,跟老艾回摄影棚。干吗不白天拍啊?整天有事没事跟着搭话儿。“那老艾什么反应?”容萱追问,以示确实不知情。“爱搭不理呗。人葛一青大模特儿,吃饱了撑的找她?口味哪那么重啊。”孙颖那样子,倒像她是葛一青。容萱呵呵两声,笑道:“这可说不准,说不定是洗脚水沏茶——另一个味儿。”把孙颖乐得前仰后合。容萱对自己的俏皮话保持了矜持,说:“老艾对她不错,你记得么?那天我说程昕两句,他还替她说话。”孙颖想想,还真是这么回事。容萱便把崇文送程昕保温杯的事也说了出来:“当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,是他有一次帮我拍产品的时候,厂家送他的。”孙颖有点不服气:“他送给程昕了?难道是真的?”容萱笑道:“那也不至于,艾崇文这个人就是个滥好人,成不了什么大器。”孙颖叹口气道:“容萱我真佩服你,你的话真对,在一公司里,还真是外地人最能钻营。”容萱正色道:“你也别这么说她,她肯定也有可取之处吧?”孙颖说:“咳,我正找呢。”


  第一期杂志终于印出来了,伊娜高兴得直说东北话:“矮呀妈呀太有成就感了。”崇文也说不容易,就这三五个人,七八杆枪。容萱说可惜品牌少点儿,黄广告拍胸脯许诺:“放心,包我身上,下期你看我给你拉来点儿大牌儿。”“大牌,没儿话音。” 容萱客气地纠正。容萱问安的评价,安微笑道:“OK吧。”又强调说,还是容萱的人物采访写得最漂亮。容萱笑纳了。
  安下令今始多留意报刊亭的铺货和销售量,众人应了要散,伊娜突然磨磨叽叽说她爸妈要请大家吃饭,庆祝第一期出刊。安惊讶道:“那怎么合适呢?要请也该是我请。”伊娜也觉丢人,跺脚道:“我说他们了,有俩钱儿也不能自卑成这个样子啊!可他们不干,非要请,气死我了。”安见她这样,倒不好意思推辞了,只嘱咐别去太贵的地方,伊娜松了一口气:“行,我跟他们说。”


  当然说了也没用,选的地方还是太豪华了,弄得程昕完全不敢动筷子,每道菜上来都先看别人怎么吃。服务员给每人上一碗有颜色的水,她说声“谢谢”,只拿纸巾擦嘴,看伊娜父母大咧咧在里面洗手,才小心地把手伸到碗里蘸了两下。伊娜打量西服革履的小熊,不禁问道:“你为什么穿成这样?”小熊打了个嗝,伊娜追问:“问题你什么时候去换的?去哪儿换的?”小熊说:“我觉得和长辈吃饭,应该正式一点。”“你当见丈母娘哪?” Tommy说完在那儿咯咯笑,小熊简直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。
 


穿“动物园”的女编辑(34)


  
       伊父敬安一杯酒,感谢她对伊娜的栽培。刚放下,伊妈又豪爽地敬大家一杯。容萱赞道:“真羡慕伊娜,有这么年轻开明的父母。”和伊娜打扮得像姐妹花的伊妈不禁眉开眼笑,招呼容萱多来家玩,容萱笑道:“免不了要打扰。”伊爸见程昕怯生生不吃不语,主动给她夹菜:程昕赶紧道谢,伊父说:“我反正每天的工作也就是请人吃饭。”程昕刚要说什么,电话响,她只“喂”了一声,马上把头扭向一边,改成家乡口音:“妈啊?怎么了?什么?”听一旁的容萱笑得花枝乱颤,她马上起身出去了。


  崇文在外间接葛一青电话,葛一青哇哇大叫道:“你跟谁在哪干吗呢?”崇文很恼火,说你管呢?“不管你行么?不管你能长这么大么?” 葛一青自顾自说着。崇文说:“没事我挂了。”“你敢!”那头儿哇里哇啦乱叫,崇文把电话离自己老远,另一只手在兜里摸烟,看见程昕从餐厅里匆匆出来,他闪到一旁的树荫里。程昕在前面停下,很激动。崇文本不想听的。
  

     “离婚?为什么?为什么要离婚啊?你们都不管我了么?你们知道我在北京是怎么过的么?”崇文把自己的电话拿耳朵边听了听,又放远。半天,程昕才又问一句:“什么时候离的?”崇文找到火机刚要点,听到这句,又停下。“我爸呢?他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?”程昕哭道。“你们想过我么?想过我的感受么?……我一个人在北京,我容易么?!现在连家都没有了,我连个退路都没有了!……你们想听我说什么?祝贺你们?祝你们一人再生一个大胖小子!”她愤然挂上电话,先是小声啜泣,继而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
  崇文把自己的电话挂了,犹豫是不是去安慰两句,身边有个黑影迅速窜了过去,手已经搭上了程昕肩膀,月光下,他看见是Tommy,便转身回了餐厅。


  Tommy安慰人的办法就是跟人比惨,谁也比不过他。他爹妈早离了,都没等他初中毕业就追求个人幸福去了。这么一比,程昕爸妈不错,等她毕了业又找着工作才离,人性挺好。现在离婚算啥事啊,李败犬不都说了么:在未来社会,没结过婚是可能的,结了不离是万万不能的。程昕好歹是城市人,Tommy是农村出来的。刚来北京的时候,遭的罪可多了,和他比,程昕就算没遭过罪。刷盘子盖楼送快递,这么大个北京城,Tommy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算是立体地干过了。程昕在北京还有亲戚,Tommy受了欺负才是俩眼一抹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。程昕不信,问那他为什么来,Tommy反问道:“你为什么来?大城市改变命运呗。我这样没啥力气的,在农村你说能干啥玩意儿?也就是个闲汉,人嫌狗不待见,还不如来北京碰碰运气。经过我精密头脑的分析,我报了个美容学校,先从改变自我形象做起。你甭看我没力气,可我手巧。甭看我纯爷们儿,可我会装娘娘腔。”程昕反应过来:“对呀,你怎么说话正常了?”“这就叫必要的丧失。” Tommy很得意,既然行业风气需要中性化,那有装呗。装娘娘腔又掉不了肉,装啊装啊就习惯了。有句酸话儿说过:生活是不会亏待认真对待它的人的。他突然发狂道:“都在我的演技面前颤抖吧,你们这帮怂人!!!”程昕笑得浑身直抖,Tommy严肃地说:“问题是你得知道你到底要干吗——你知道自己要干吗么?”程昕犹豫片刻道:“我就想结婚嫁人混吃等死,不行么?”Tommy说不是不行,可何必来北京呢?在家结婚嫁人混吃等死不就完了?程昕脸上幽幽有了一派神往,说:“可我想嫁的人在北京啊。”想到蒋涛,她忧郁了:“可他并不想娶我。他想娶北京姑娘。”Tommy说:“噢那杯具了。你打算怎么办?北京户口老难上了。”程昕踩着脚底下一块儿小石子,碾来碾去。她倒觉得,蒋涛只是想娶有房有车有事业有金钱的独立女孩,这没什么错。如果有一天,她变成这样的姑娘,蒋涛说不定还能回到她身边。“行,你放心,这都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,哥挺你。”Tommy拉起程昕的手,对着空旷的马路吼道:“在我们面前颤抖吧!北京人!!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?欣赏更多,请光临思刻音频博客 http://20818673.5sing.com

  思刻新浪博客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2544849331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