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疏影横斜的博客-水云间

心是白云常自在,意如流水任东西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宠辱不惊,笑看庭前花开花落,去留无意,漫望天上云卷云舒。行万里路,也游不尽天下美景,怎么过,也只能过一份日子,拥有一份人生。所以不妨以一种从容恬静之心坐拥幸福,淡看人生诸多的不如意。数着流水般的日子一天天温馨地过,让岁月在心中还拥有一些如歌般的快乐甜美的记忆,这岂不是人生的一种奢侈和幸福?!

网易考拉推荐

穿动物园的女编辑9-10(思刻播小说连载)  

2012-11-12 20:55:57|  分类: 思刻老师小说播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穿动物园的女编辑

 作者 赵赵

朗诵 思刻


穿“动物园”的女编辑(10)

僵半天,David就是不吐口,死活非说有社交恐惧症,一见生人就不得劲儿,心慌。安气坏了,丫一个记者,见的生人还少么?David说:“那是工作!工作以外,我不想见那么多不相干的人。”安只得问:“你扪心自问,咱们在一起十多年了,我求过你么?”“你这么说话是威胁么?”David毫不退让。安眼圈一热,道:“绝不是。我但凡能自己解决的事,绝不可能来求你!”


  万总第一个儿到,想来想去,不知道待会儿是怎么个场面。后来不想了,反正最后发生的跟想的准保两码事。正闹心,门开了,安挂个勉强的笑,身后一人,却是容萱。万总敷衍两句,见后面并没别人,掩不住失望地问:“David呢?没来?为什么?”

  “噢他,”安还没来得及说,David满面春风地进来抢话:“停车呢!”万总高兴的啊,手简直没地儿放,David与他用力地握:“HI万总,我是David,久仰久仰。”万总好美,想拥抱,又怕不适宜,谨慎地拍拍David的背,很轻:“你好你好David,不要叫我万总,叫我宝山,我叫万宝山。”David熟络地说:“啊,宝山兄——是宝山兄吧?你应该比我大嘛。”

  安招呼大家坐下,万总赫然觉得她似乎有了什么变化,有种从未见过的祥和之气,这让她有了中年的样子。

  一顿饭宾主尽欢。万总喝到脸通红,David的目光时时越过万总,颇有深意地与安对视。万总起身道:“呆位,来来来再喝一杯——你是我第一个外国兄弟,为这个‘第一’,这杯必须得喝。”“必须的!”David自己满上,酒杯碰得像要碎了。

  万总认为自己也该起个英文名,要不和David太不像兄弟了。安附议让David给起, David脱口而出道:“宝山?Bull Shit哈哈哈。”安狠狠瞪他一眼,正撞到容萱飞快的眼风。万总没懂:“什么?什么意思?”“BUSH!我说BUSH。两任美国总统啊,您和总统一样,怎么样?”David问。

  万总半天没说话,看着虚空中一个只有他能看到的点,然后拍拍David的手,缓慢地由衷地说:“太——好——了”,转向安和容萱道:“太适合我了。”容萱说BUSH是姓不是名啊,David说:“那就叫One,‘难博万’的万!和你这姓儿多搭,一问英文名叫什么——万!万!”万总佩服得要死:“就这么定了!明儿我就把我英文名印在名片上!万万!”安赶紧给万总添酒:“来来来,祝贺万总有了响亮的新名字,我单独敬你一杯。”饮毕,安觍着脸毫不含糊地发问:“那咱们什么时候才能举杯庆祝签合同呢?”

  万总伸手一指:“说得对!立刻,马上,现在!”掏出合同四处摸笔,安马上递过去,余光中见David两手交叉在脑后,意味深长。

  容萱理解安的处境,经费紧张,只能各种省钱。她认识个人叫艾崇文,是个自由摄影师,能拍也能做设计,招来做Art director(艺术总监),等于杂志自己养个摄影师,就算工资高点,可不用再外请,算下来,还是划算多了。安打听这人脾气秉性如何,容萱笑道:“特好,艺术家,不在乎钱。”David不信:“大名儿叫圣人还是雷锋?”俩人没理他。安担忧道:“一本杂志的工作量那么大,人家能干么?”容萱说:“咳,有枣没枣打一竿子呗。”

  彼时葛一青正把艾崇文淘来的画册扔得满地都是,他们养的那条叫“似虎”的金毛跟着一起狂叫。崇文捡得狼狈,骂道:“又他妈疯了吧你。”“咱俩谁疯了?你才疯了呢!你拍的这是什么破玩意儿!”葛一青又扔一本,崇文捡起来:“你懂个屁!”葛一青回道:“你拍的是屁!”崇文回到电脑前,一瓶“小二”已喝一半,喃喃道:“泼妇。”

 

穿“动物园”的女编辑(10)

今儿他又被退稿了,葛一青看了片子就急了:“第几回了?你说说你第几回让人退稿了?你是摄影师么?你会拍照片么?全是虚的!”片子摆在那儿,崇文也没什么可说,葛一青追到身边儿骂:“就算你有追求——你追求拍虚了啊?我跟你说话呢,你还挪车!你在网上买十辆车有屁用啊,有本事你给我买辆真的!”“自个儿买去。”崇文嘀咕。

  葛一青问他拍照那天是不是又喝多了,崇文说你管着么。葛一青更生气了:“我是你女朋友!我不管你还有人理你么!《ELLE》不找你了吧?《COSMO》不找你了吧?这回给人家《BAZAAR》拍成这样,我看谁还找你!你为什么整天喝啊?你以为这样特艺术家范儿么?矫揉造作!”“有完没有?”崇文放下鼠标,抬头撞上葛一青引以为傲的平胸,她又挺了挺,道:“没完!我告诉你,好好拍!拍实了!好好工作!好好挣钱!别他妈整天闹想法!狗屁想法!”

  “似虎”突然冲到门边狂叫,崇文瞪葛一青一眼,走去开门:“让你嚷嚷,又来了吧?”门外站一保安,说对不起您家又让人投诉了。崇文赶紧道歉,弄得保安还挺不好意思:“我们也没办法,打扰了啊。”

  崇文回屋,酝酿着发火,却见葛一青默默地哭了。他一向对眼泪毫无办法,只得哄道:“哭什么啊?刚才叫唤得都HIGH了。”葛一青抽泣道:“你怎么就不听我的啊?我和你说话怎么就这么费劲啊?你能别这样了么?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?你就中庸点儿怎么了?活儿不就是活儿么?非得当艺术干么?”“行行行,中庸,不当艺术。”崇文嘴上这么说,心里真瞧不上自己,让个女的弄成这样。

  葛一青说:“咱先中产了再搞艺术啊。你忍心见我每回发布会完了大浓妆站街边打车么?马路上人以为我是干吗的呢。”“是是是,咱先中产,中产了我艺术死他们。别哭了,我就见不得女的哭。”两人磨磨叽叽的,直到摸摸弄弄。

 

  容萱下车后,David冲安一笑,问:“我令你满意么?”安听出讥诮,打起几分精神,好声好气地道谢。David说:“客气!但你觉得你能和这个人合作得好么?”安说刊号给了她,万总就回内蒙了,不管了。David“哼”了一声:“我就是不理解,为什么要用吃吃喝喝来谈生意?公事公办就办不到么?一定要称兄道弟假装亲热才有面子么?”安低三下四地说有时候可能就得这样。“我很不喜欢这个人,也不喜欢这样。”David严肃起来。

  “你在中国这么多年……”安自觉理亏,后面的话吞了。果然David骂道:“那也不代表我就得喜欢这样,这让我觉得可笑!无聊!丢人!为什么要答应无理的要求?如果他提出更过分的要求,你也答应么?”

  安觉得更过分的是他。饭也吃了,面也见了,何必再找不痛快呢?David负气说:“安,如果不是你的眼泪,如果不是我欠你的,我不会去。”安一下就激动了,嚷道:“你不欠我的!我们是夫妻!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如果这么耿耿于怀,当初为什么要和我结婚!”David比她还激动,猛拍方向盘:“因为我欠你的!所以我一辈子都得听你的!一辈子都甩不开你这个枷锁!”安一腔话被他的气势压了回去,David道:“用你们话儿说——我也是个男人啊!!!不跟你结婚,我不够男人。跟你结了婚,我一琢磨,合着我还不是个男人。就因为钱!您这就是出钱买我跟你结婚!”


未完待续,请注意收听!
 欣赏更多,请光临思刻音频博客 http://20818673.5sing.com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